你心底的一滴泪

【獒龙】好习惯与坏习惯

叶绿素:



往常张继科是极少跟马龙出去看电影的,一来是如今网络发达,一些国内还没上映的大片能轻松找到下载地址,根本没必要特意出门跑一趟;二来是他们欣赏的电影类型不太一致,就跟他们配双打的默契差不多,往往在选择折中方案时极大困扰了两个选择困难症,甚至分分钟要搞死对方。


马龙爱看什么电影,这明显是一道送分题,他喜欢漫威和DC许多年,或许贡献的票房不多,总是因比赛和集训错过上映,只能下载到电脑硬盘里,在闲暇的休息日才翻出来细细“品尝”。


马龙关了灯窝在被子里,床上摆了一张折叠小书桌,一台手提,两瓶饮料,一大包零食,还有一个温暖又舒适的张氏靠枕。


有张继科在,倒是不怕黑。


同一部电影马龙能重复看四五遍,张继科陪他看多了,深谙套路,便觉得没多大意思。


但马龙乖乖靠在他怀里或肩上注视电脑屏幕看得专注,看到打情骂俏谈情说爱的戏码,偶尔还会主动贴过去亲亲他,这就挺有意思了。




英雄电影无非是一个主角或者一群主角顶着逆天的外挂谈谈恋爱顺便拯救一下世界,大反派中途出来搅和导致正义之士产生分歧,期间还得穿插各种神助攻ABC和狗血剧情XYZ,最终英雄们排除万难团结一致打败大BOSS,实现生命大和谐,以及反派通常都不会死透。


所以说补刀真的很重要。张继科嚼着黄瓜味的薯片说道。


他们的脑袋贴得很近,说话时金黄色的碎屑纷纷落在马龙肩上。对方也没嫌他,反正衣服不是他洗。


马龙听到这话,眼风都懒得扫过去,往张继科怀里的包装袋抓了一把,像只小仓鼠一样,咔嚓咔嚓塞进嘴里鼓鼓囊囊的。


你懂什么,要是boss死透了,哪里还能拍第二三四五部,还怎么圈钱啊?


明知道是圈钱你还看,是不是傻啊。


张继科瞟了一眼马龙倚在他手臂的侧脸,低头嗅了嗅他的发心,最后还是忍住了没有说出来。




什么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什么惊心动魄的高清特效、什么票房口碑双丰收,都不及你好看。




张继科觉得,有人肯心甘情愿掏钱去看这种情节经不起推敲、脱离原作设定、各种脑洞放飞的电影,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那些狗血剧情。


譬如我妈跟你妈竟然是同名、少年时代最好的兄弟被坏人抓走并在若干年后失忆暴走、我把你当兄弟你却为了“前任”背叛我……总之怎么狗血怎么来,偏偏还有很多小女生爱看。


看完以后马龙还特别感触地同他讲,要是哪天失忆了你会不会拿菜刀追着我剁手指?


张继科笑了,说即使脑部失忆,但身体记忆还在,可能你主动投怀送抱,身体力行让我的身体先想起你,我就什么都记起来了呢。


马龙抿着唇睨他,转瞬又笑开来,向他做了一个发球的动作,说好啊,我就先抽你个11:1。


张继科看着他笑,心尖也跟着颤了一下。


不是怕互怼,是他根本无法想象自己忘掉马龙,忘掉这个与他几近朝夕相处了半生的人会是怎样可怕的光景。






马龙有个好习惯,就是特别爱制定计划,并且按照计划有条不紊地执行。


他想要看电影,那时间、地点、电影票、影院附近有什么好吃的餐厅、路线怎么走都提前查好,绝不劳烦他人。但同时,他也有一个坏习惯,就是把这些东西都做好了以后才会通知你他的计划,并且绝大多数时候张继科都得无条件服从。


当然有时张继科实在懒得出去,马龙也不是胡搅蛮缠的类型,只是抱着手臂看了他好一会,说好吧,我去找别人。


以至于后来有一次,马龙和许昕在情人节出去看电影,顺道吃了饭喝了红酒收了玫瑰发了微博。


方博除了打球只想着搞事,发了条语音过去调侃张继科,说科哥你还行不行了,居然被瞎子“横刀夺爱”。


张继科没空理他,那时他正把马龙压在身下发了狠力抽cha,床板都在抖。


“你能和周雨出去吃饭逛街自拍,我就不能和别人出去玩?”


明明声音已经哑到不行,身下犹如台风过境一片狼藉,马龙还嘴硬。


得,原来是吃醋了。


张继科心里喜滋滋的,像跳进了糖罐子,沾了一身的蜜甜,蝴蝶和蜜蜂都要围着他转。


他舔舔下唇,紧绷的线条松懈下来,连同动作也不觉温柔了一些。


他弯下腰吻上马龙的唇,想把沉淀在心尖儿的甜分予他。


龙,嘴硬和吃醋都不是好习惯啊。


哦,那你有本事别硬也别吃醋啊。








张继科吃完午饭正准备回屋午睡,在拐弯处和匆匆跑来的马龙撞了个满怀。


张继科的手温暖宽厚,例行击掌时顺带勾住了马龙的手指,轻松包裹住五根指头,手心全是冰冰凉凉的触感。


“手这么冷。”张继科蹙起眉头,把他另一只手也抓过来塞进口袋里捂好。


“不是,我刚刚脱了一下。我看外面是大太阳,没想到那么冷。”马龙动了动指头,滑入指间缝隙与他十指紧扣。


“下午陪我看电影呗?”


“天气冷不如睡午觉。”


马龙看他一脸睡不醒挪不动腿的困倦模样,撇撇嘴说算了我找其他人陪我看,手也从温暖的口袋里抽回来。


张继科立马叫住他,别,你给我等等。


马龙回头给了他一个蔫儿坏的嘚瑟笑容,唇角翘得老高,张继科彻底败下阵来。




电影看完后,张继科问他,你最爱的美队和钢铁侠撕逼了,你要站哪一边?


马龙歪着脑袋想了许久,反问他,那你呢?你站哪边我就站哪边。


……真是狡猾。


这是马龙的又一个坏习惯,思来想去做不了的决定就干脆交给其他人来做。


当然,在做某些见不得人的事时,当马龙把主动权交给他,这时坏习惯就又变成了好习惯。


真不知道是谁惯的。


张继科后来想想,好像就是他自己惯出来的。






电影看完后,张继科问马龙晚上想吃什么。马龙在火锅和烤肉之间犹豫了快半小时,最后还是由张继科翻了火锅的牌子。


他俩穿上厚厚的羽绒到外头吃了顿热腾腾的火锅,又闲逛了两小时才回公寓。


离正式集训还有一周时间,提前回来的人并不多,宿舍里冷冷清清的没什么人气,他们牵着手大摇大摆、淡定从容地走过楼道,少了许昕大声嚷嚷他们又发狗粮,竟有点不习惯。


回来的头天马龙简单收拾过房间,张继科转了一圈,收拾得还算整洁,没有异味,东西一件一件整齐呆在它们应该在的位置。


张继科对于马龙爱收拾这个好习惯还是很满意的,虽然如果马龙能把整理手办、给钢铁侠装电池、给漫威兵人扫灰的时间,哪怕是分出四分之一给他也是极好的。


马龙床边靠墙位置的玩偶多出来新成员,一只粉色的长颈鹿。


张继科记得马龙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存这些娃娃,床被挤得满满当当的,床头那只奥特曼年代最久远,陪他从软刘海到平头,再到鸡蛋头、栗子头,然后铁刘海。


张继科搞不懂马龙为何总爱收集这些玩意。马龙不以为意,躺在猫和老鼠的床单上翘起细白的腿,随意搂住一个软绵绵的娃娃扬起脸颊对他笑。张继科不得不承认,这实在是很合适,太合适了,可爱得他想立马扑过去抱抱他再亲亲他。 


或许是少年心性,对可爱的事物招架不住。




不过马龙还是有一个坏习惯,那就是喜欢把衣服留成堆才一股脑丢进洗衣机里清洗,从不分机洗还是手洗,好好的新衣服洗了一遍就变得皱巴巴的。


马龙说他小时候在北京队,队里年纪大的孩子欺负他们年纪小的,常常被逼着洗衣服刷鞋。


冬天的北京多冷啊,冷水泡一遍都冻得受不了,指头长了冻疮,痛是一回事,忍忍就好,心里的委屈也憋在肚子里收着,就怕影响打球。


马龙没办法,自己的衣裤袜子只能堆到一块儿留到最后才洗。这习惯就一直留下来了。


直到后来他遇到了会主动帮他洗衣服的人,最后这个人成了他男朋友。






张继科皱着眉头看他椅子上堆砌的一座“小山”,二话不说回宿舍抱了个面盆还有半袋洗衣粉来。


陈玘说张继科啊平常没什么爱好,就爱洗衣服,哗哗地洗。


张继科想说,其实那衣服有接近大半是你家小龙人的。


当然,对于给自己喜欢的人洗衣服这件事,张继科觉得没毛病,susi。


二人的衣服混着洗,时间一久,就分不太清,加之他们逛街常买同款不同色,洗衣服的人是一样的,用的洗衣粉是一样的,衣服味道也是一样的,有时穿混了亦浑然不觉。


直到张继科挥拍时觉得衣服肩头那个位置怎么这么紧,再看旁边马龙坐在地上俯身压腿,宽松的衣领露出一大片白净的皮肤。


得,又穿混了。




马龙倚在浴室门边,看张继科哗哗洗着他的脏衣服和那些他洗过了的皱衣服,心里莫名升腾起不爽的微妙心情。


数数日子他们有近一个月没见着,他特意留张继科在这过夜,不是为了看他洗衣服的。


张继科这个猪脑子,这个榆木脑袋,平常满嘴跑火车的嘚瑟劲都被洗衣粉刷掉了?


马龙脸皮薄,抿着嘴犹犹豫豫的开不了口。


没等他纠结出成果,张继科一个回头问,龙,你床单还没洗吧?我好像看到汤姆的脸上有点儿脏了。


张继科顿了一下,忽然抽了抽鼻子,又补了一句:还闻到一丢丢发霉的味道。


……哦,你嫌脏那别睡啊。


马龙不纠结了,收敛了表情,直接转身回到床上啪一下把床头灯关掉,背对他躺了一会儿,又爬起身借着卫生间的灯光玩手机。


等张继科晾好衣服,搓着满手的肥皂香躺到另一张床上时,马龙一个翻身把被子呼噜过脑袋盖得严严实实的,动作之大充分表达了他的不满。




张继科躺在床上烙了一会儿饼,终于意识到无论是加葱花还是下孜然都无法整出香气四溢的味道来。


佳人在旁,他还洗什么衣服、烙什么饼啊。


他边骂自己猪脑子边用脚踢开被子,翻身下地手脚麻利,几乎是以飞扑的姿态钻进了马龙的被窝里。


马龙没睡着,目光炯炯地盯着老旧墙纸上一块深色的斑,把它想象成张继科下巴那块靛青色的胡茬,快要被他的眼神抠出一个洞来。


张继科贴着他脖子呼气,手不安分地叠在他大腿外侧摩挲,鱼一样滑溜到大腿/根揉/弄那块敏感的皮肤,见马龙没反应,不迎/合也不拒绝,便大着胆子去勾他松垮的裤头。


停停停,急什么啊,要被你扯坏了都。


马龙哼哼唧唧的,气头还没完全消,却没有真正拒绝,大腿稍稍抬起一点高度,让那只手掌来去更是自如。


张继科说了句哦,手上的动作没有一丝怠慢,外裤连着内/裤一同扒拉下来,那根烫得要命的东西抵在两片臀/瓣之间,挤着那圈儿软肉急切地往里推。


马龙倒抽了口气,温吞吞地让他轻点,语速很慢,尾音迂回像一滩稀释了的奶酪涂在蓬松的面包片上,张继科咬他嘴唇时,觉得牙根有点儿酸。


张继科一边吻他一边翻身去够床头柜里的保险/套,马龙喘着气按住了他的手臂,扯过他的手直接往后面摸去。


“不要戴,直接来。”


马龙咬上他的下巴,眼眸里全是水光,多看一秒都是旖旎缱绻、情难自禁,少看一秒则是欲擒故纵、惹火上身。


张继科挑了挑眉,心想,不得了,果然小别胜新婚,这柔情似水、热情如火,谁tm能招架得住?


张继科变着花样,一直把人折腾到半夜才昏昏沉沉睡死过去。






第二天他们睡到日上三竿,纵yu过度的后果就是尽然肚子饿得咕咕叫,可谁都不愿意爬起床去弄点吃的。


后来实在饿得受不了,马龙扶着腰一脚把睡得迷糊的张继科踢下床,被子卷成一坨又睡了个回笼。


张继科抓了抓睡成鸟窝的新发型,随便捡起落在床边和地上的衣服裤子往身上套。


手机震了好几下,刘指在三人小群里问他俩到底看没看《罗曼蒂克消亡史》,上映很久了。


不知道他老人家又想搞什么大事,张继科想。他和马龙是有空罗曼蒂克,但没空消亡,也不会消亡。




马龙是被豆浆和包子的香味弄醒的。张继科笑眯眯坐在床边看他。


昨晚做得狠了,马龙哭了几回,现在眼皮还是肿的,有点黏,有点痒。


马龙抬起手想揉一揉,被张继科握住了手腕。马龙有些不解地看向他,然后对方拿过床头柜上叠好的热毛巾往他眼睫的部位覆过去。


马龙闭着眼由他去弄,像只专心致志享受主人梳毛挠痒的猫咪。


张继科的动作幅度不大,擦拭的力度很轻,仿佛要把每一根睫毛都仔细打理妥当,一如过去多次,他给他捻落在脸上的睫毛或毛巾的线头。




清理完毕后,马龙眨了眨眼,被子从肩头滑下,印在锁骨上的痕迹一时半会还消不掉。


他把床头的衣服拿起来套上,肩膀和腰的位置有点松动,再看张继科上身勒出的肌肉线条,那件深蓝色T恤果然是他的。


你怎么老爱穿我的衣服啊?都成习惯了。马龙小声嘟囔。


张继科低头嗅了嗅身上的衣服,水果清香夹杂了两人身上的气味,挺好的。


就好像我时时刻刻都习惯你在我身边那样。张继科说。


你说这是好习惯还是坏习惯啊?




END


不多说了,我去看电影了(给果凉霸霸跪了)



评论

热度(70)

  1. kelvinsunny叶绿素 转载了此文字
  2. 你心底的一滴泪叶绿素 转载了此文字
  3. 鲜奶汤源叶绿素 转载了此文字
  4. 你心底的一滴泪叶绿素 转载了此文字
  5. 哇哇叶绿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