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心底的一滴泪

【獒龙】我们就是这样面无表情的相爱(补档,开车预警)

薛定鳄鱼丸:



废话不说了,直接开始吧






张继科30岁


马龙30岁


-继科儿你说我们是不是没人要啊,许昕都成家了,我们俩老头了只剩


-那我们搭一伙凑合着算了


这一搭就是几十年


从少年到青年到中年到老年,没有离开过你身边


我看你一步步登上顶峰,我们并肩走过几十年韶华


真好啊


张继科40岁


马龙40岁


当年太年轻气盛了啊我们,看把你腰给弄的,马龙看着趴在沙发上的张继科,转过头继续摆弄收藏了十几年的手办。其实他并不想说,自己现在对手办对漫威的爱早就渐渐冷却,可是张继科还是年复一年给他买


小绿龙早变成老绿龙了


就像我们也大约要发福了


小外甥来家里玩一眼相中了小绿龙,没两分钟玩坏了


马龙倒是没有那么生气,搁个孩子赌什么气,大不了再买一个,几十岁人了,也该放放了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张继科坐不住了,表情冷静但是握着水杯的指关节都变白了。幸亏平常总是一副没睡醒的低气压样,除了马龙没人看出异样


吵吵闹闹的亲戚终于走了,张继科打开垃圾桶,看见小绿龙乖顺的躺在大纸盒里,豆丁大的眼睛直视自己


-龙,扔了?


-对啊,补不回去了,留着干啥


-好


张继科想了想还是拨开上面的橘子皮把小绿龙捡了起来


当年啊自己和许昕跑到马龙房间里去,摆弄他的那些被自己说幼稚的手办,还在想真的是个小孩。捏捏小绿龙的身子,干干净净,一点灰都没有,应该是真的喜欢吧


马龙赢了自己,张继科想着这下拿了大满贯是不是该给他庆祝。思忖是不是也买个手办,马龙犟啊肯定不会要。


马龙总是一副我很好我没事的表情,其实心里比谁都在意,这个大满贯对他来说意义非凡。这么多年,张继科靠着自己的一身戾气压制着马龙的翅膀,马龙总是笑却让张继科看着不太舒服


为什么不讲出来?


直到某天全队去喝酒,马龙喝高了,抱着张继科的枕头痛哭


-我真的想赢啊,继科儿,我真的真的很想赢


-我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呢,哪个运动员会甘于沉默,哪个运动员会不想打出成绩,这只是需要时间罢了


-我想赢你,但是打不过你啊,为什么啊我看你赢了我还不难过


-我知道


-我是不是应该恨你才对,你老赢我,你老那么拼,腰都打伤了,我又不敢放水,不然你肯定生气发脾气


-我知道


我都知道


知道他会在赛点的时候偷瞄记分牌


知道他在没打好球的时候会想扇自己俩大耳刮子


知道他会在自己更换腰上的冰敷袋时悄悄注视着


知道他会去医务室偷学队医的按摩书


知道他会在给自己送毛巾的时候特点闻一闻有没有洗干净


我知道的啊,我都知道的啊


-你说你腰都那样了干嘛那么拼,好好待着休息找队医按摩扎针不好吗,打什么封闭,封闭多疼啊,你说玘哥都受不了你怎么撑下来的,你这样老了怎么办啊


张继科看着絮絮叨叨的马龙,小心翼翼抽掉他怀里的枕头,一把把他背回他自己房间,盖好被子,想了又想,在马龙眼睛隔着空气吻了一下


临走前掖了掖被角,床头的小绿龙注视着自己,别看我啊,看我干啥,张继科走回房间,把它转了个位置,让它对着熟睡中的马龙


看看他,我有什么好看的,马龙多好看


第二天马龙又是元气十足,嘴上说昨天喝高了头疼什么都记不住了,张继科怀疑其实他都还记着,也罢,少些事情


训练间隙马龙跑去问张继科昨天是不是他把他送回房间


-是啊不然呢,让你在我房间发酒疯吗?


马龙笑的一脸无害,嘿嘿笑着露出八颗牙齿,说着下次下次肯定不会


张继科心里倒想着,哪能有下次,再喝醉倒腾出什么秘密来就可怕了


-继科啊我回来了


马龙一回家脱鞋就喊,一反常态的张继科没有回应他,一阵提提踏踏的脚步声,张继科走的很慢


几乎就像真的老了


-哟,你干嘛,腰又犯了啊?


马龙赶紧走上去,下意识去扶张继科腰,没想张继科一闪身,手中的东西掉落下来


低头一看,小绿龙斜着眼睛看着自己,完好无缺


-看你挺喜欢的,就,就给你补了回去


马龙看着手中草草完成的物什,什么话都没说就把他放回架子上


-晚上吃什么啊?龙


-随便啊,咱下个面怎样


-好,清淡点好


张继科走过客厅,看见架子上已经高高在上的小绿龙,怎么能让这么重要的东西丢进垃圾箱,它可偷听了不少秘密吧


张怡宁家的那个小男孩也终于长大了,打起球来颇有当年张怡宁的感觉。


好小伙偏要和当年称霸的三剑客打一场,于是张继科就输了


回家的路上,张继科有些不开心


-我只是太久没打了,我随便练一练都还能参加世界杯


-你别犟


马龙当然知道刚刚张继科只是没专心,再加上最近休整治疗球拍已好久没有碰过了,以前的张继科多狂啊,哪像现在啊


马龙现在都还记得那年车站,看着张继科坐上车离开,他就站在车站里面隔着人来人往,注视着那个并不高大的身躯拎着箱子走上车,甚至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张继科明明知道自己在车站送他


真冷酷啊


回到省队的张继科每天还是一样,训练训练训练,得空打打游戏发发呆,根本没有像回国家队的感觉,偶尔逛街路过少见的周边商店才会想到那个眼神认真皮肤很白的马龙


他怎么会不知道那天马龙送他了


他只是突然怂包了,连句再会都不敢讲罢了


车厢很闷热,昏昏欲睡的张继科迷糊中听到马龙似乎在说


继科你要回来啊


回来再和我打球啊


那年两人十六岁


张继科是在电视上看到的马龙的赫赫战绩,封尘在包里的球拍上似乎也还存留马龙的汗水,自己想不出来自己如果还留在国家队,那现在和马龙肩并肩的是不是自己


他喜欢马龙


单纯的喜欢


少年的感情总是那么单纯,试图糊弄自己其实对马龙一点都不在意,只是觉得找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罢了,


也没错,只是除了对手还是些别的


张继科站起身关掉电视,头顶摇摇欲坠的电风扇吱呀吱呀的声音很清晰,橙黄色的黄昏要到了,他背上包到了训练场,打开发球机一个人训练


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那么投入的训练了


他想回国家队


他还想参加世界杯参加世锦赛参加奥运会


他想和马龙一起拿下团赛冠军,站在他的旁边,搂着他的肩膀


马龙看着获得的金牌一夜未眠,太激动了,根本睡不着


他想找人诉说,可是队里的前辈此时都睡觉了,也不敢打扰家里人,拿起电话的手又放下


瞄到电话旁一个暗淡褪色的号码,这么久没敢打,却又不敢擦


-继科儿……


还是打了,日天日地的少年有什么不敢,他只是不敢听张继科的近况,他很为张继科感到可惜,明明那么优秀的人啊


有了他,这场比赛可以打的更加尽兴的


-龙?


说太久了,忘记了那些人的话是假的,怎么可能忘记,他的教练,他的队友


遗憾回来的那天把马龙留给他的号码弄丢了


这段时间满脑子都是只要努力训练打回国家队就可以和马龙讲话了


没料想这电话却先打来了


-你,过得怎么样


明明是想报喜,却堵在嘴边说不出,也不是怕伤到张继科的自尊心,只是隔着几百公里的距离和几个月的时间,有太多太多想讲,说出来的还是只有客套


-挺好,你比赛打的挺好


-谢谢


说罢便是长时间的沉默不语,两个人都腼腆的等待对方开口


快说啊,快说你想回国家队,张继科心里不断逼着自己,依然说不出口


时间一点点过去,呼吸听的越来越清晰,还是马龙先开了口


-继科,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在努力


-你快点回来啊,我们一起打球


就像是脱口而出,马龙脑子都还没有转过来弯话已经说出来,手指绞着电话线,焦急等着对方回答


-好,等着我,我只要多打打比赛,那老头一定会叫我回去


你别和别人组双打先,我来


几乎是在同个时间点,张继科回来了


就像那时踏着风离去,现在挟着闪电回来


马龙放下球拍,看着张继科,心情却异常平静


张继科靠近他


马龙向前了一步


放下背包


伸出手


“我回来了”


-诶继科,你那时还说要和我组双打来着


-我是想啊,叫你没默契老挤我


-又不是我的错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聊天,背后那个大魔王二世跑了上来举着球拍


-前辈你们能给我签个名吗?


再强的王者也会老去


但王者终究是王者


-继科儿我觉得你现在的字真是没法看,赶紧回家买本字帖练练字吧


张继科50岁


马龙50岁


腰伤已经发展到无法忍受的地步了,张继科每天早上起床都要花很久的时间去缓


明明不打球已经那么久了,久到上个月和曾经的队友们聚餐,都恍惚间觉得是上辈子的事情了,久到在电视上看后辈的比赛看到一个熟悉的招式,专业术语堵在嘴巴里却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两人退役后都各自选择了和乒乓球没有半毛钱关系的工作,每天朝五晚九,张继科还顺便签下了直播的合约,日子没有波涛汹涌但是也细水长流。只有在腰疼汹涌来临之际,趴在床上无法动弹的张继科才会想起自己原来曾经是个乒乓球运动员啊


这是刻在骨髓最深处的东西,就算哪怕想去掩盖,它还是会时不时跳出来提醒你,张继科想,只不过用了一种极端的方式


“怎么了,又疼了?”马龙从卫生间走了出来,脖子上挂着毛巾,身材虽说没有十几年前那么好,但至少没走样没发福,皮肤还是白白净净的想让张继科偷偷咬上一口


刚刚洗完澡还冒着热气,马龙上衣懒得穿走到床沿,坐下伸手去给张继科按摩


昏昏欲睡的张继科不自觉的哼了一声“龙啊,你说我不会瘫痪吧”


“我觉得吧,有这个可能性”马龙很中肯的回答,张继科犟成这个样子,死都不愿意承认自己身体在渐渐差下去,他只是坚持这是当年训练太凶导致的。其实他也很清楚,马龙也很清楚,两个人一起生活了有些事不点破也没关系


翻了个身,张继科摊在床上,喉声压抑“你是我是不是真的要去动手术?”


马龙整理床褥的动作停了下来“终于想通了?”


“是啊,老了老了”


“昨天不还是说自己还能打世界杯吗?”马龙笑了笑,拿起手机


“……廉颇老矣 尚能饭否?”诗人张继科也是会古诗文的,张继科满意的飙一句文言文,斜着眼睛看马龙在打字,“你干啥呢?”


“我给你预约陈医生”


“卧槽,速度那么快啊”张继科没有想到马龙原来预谋很久了,他开始怀疑这一切都是马龙设下的套,让他自己说出看病的事情“那啥,龙啊,要不咱……”


“没什么好咱的,要看病是你自己说的”马龙编辑好微信发了出去


“我没老啊,真的”张继科心里不开心,撑起手臂坐了起来,把马龙拉进自己怀里,“我还能和你大战三百回合你信不信”


“…不信”


张继科不开心了,按住马龙的后脑勺偏偏头就吻了上去




简书停车场


新链接


"http://www.jianshu.com/p/ff9e32a54f4c






两个人在张继科手中释放,马龙头抵在张继科的肩膀上,张继科低头就能看见马龙汗涔涔的额头,伸手抚开细软的发丝,也不管汗湿就这样吻了上去


“怎么样,还行吗马大爷?”


“我没事,张大爷你的腰怎么样?”


“劳您费心,挺好”


“挺好也得看医生”


“卧槽你麻痹”


“张大爷你老人家怎么还爆粗口”


“……”


张继科拘谨的坐在医院的长椅上,马龙则在办公室里和熟知的医生聊天,明明知道动手术是一定的,张继科现在还是有点紧张


摸出手机思考很久不知道找谁抒发感情,最终还是觉得到微信群里,当年一起的许昕丁宁刘诗雯也都退役了,就连记忆中初中生模样的樊振东也离开了球场,这个乒乓球专用群已经开了二群三群,留在一群的都是四十几岁老年人,也没有那么喜欢聊微信了,群总是非常的冷清


张继科:同志们,我要动手术了


过了好几分钟,还是没有回应,张继科感到有些尴尬,想着撤回也发现过了时间


许昕:哇,继科你的腰伤又严重了?


张继科:也没有,就是觉得不能再拖着了


丁宁:继科什么时候手术啊,我和霞姐还有晓雯一起来看你


张继科:还没定呢


张继科:刚刚做完检查


方博:继科体力果然下降很大的呢


许昕:你怎么在


许昕:你不是去旅游了吗?


方博:旅游就不能聊微信吗?


丁宁:@方博你说什么啊我看不懂


方博:看不懂就算了吧


张继科:方博你还是好好旅游去


马龙:。。


刘诗雯:龙队!


许昕:龙队


马龙:张继科你坐外面要坐到什么时候,快进来


张继科:好


张继科:同志们我先下了


方博:再见继科,好好治病哈


许昕:继科和龙队感情还是那么好


丁宁:诶对了,你们知道以前继科有私自看过医生吗


刘诗雯:不知道诶


丁宁:好像本来想动手术了的


许昕:哦哦哦,我想起来了,好像因为太浪费时间又没做


刘诗雯:孔指说继科那时不想让龙队知道他多严重


丁宁:是啊是啊,龙队后来狠狠骂了继科一顿


刘诗雯:龙队又不傻,继科疼成那样子


许昕:继科那时一天打封闭快十针,我想着就疼


方博:想起来,继科被骂了就浑身低气压


许昕:然后差点打了你一个11:0


方博:许昕你别说话


方博:许昕你很烦


李晓霞:后来呢,继科和龙队


丁宁:霞姐你在啊


许昕:然后龙队就去自学按摩你忘了吗


樊振东:我觉记得,龙队还拿我当人体模型


方博:原来这么多人在啊,抠鼻.jpg


樊振东:我还以为是龙队退役后准备改行当队医呢


刘诗雯:他们感情真好啊


李晓霞:诶那话怎么说,他们是那啥来着


方博:臭味相投


许昕:我如果是群主就把你踢了


樊振东:那啥我是诶


许昕:听哥一句劝,把这颗毒瘤摘了


刘诗雯:别闹你们,几十岁人了


李晓霞:对了对了,天造地设!


李晓霞:天造地设一队对


丁宁:没错没错


樊振东:就是这个感觉


刘诗雯:霞姐现在改供成语了?


丁宁:诶方博怎么也不说话


许昕:他被踢了


手术那天很快就来了,不是什么大手术,马龙在手术室外咪了一小会就结束了,他跟着护士把张继科推进病房,等着张继科的麻醉药效过去,马龙看着张继科熟睡的脸,医院的灯光让张继科的脸上线条愈加硬朗


其实还蛮好看的,马龙撑着脸想


半个小时后,张继科醒了过来,第一眼看到医院雪白的天花板,扭头第二眼看见马龙低头玩手机的样子,本想伸手敲他脑门,手使不上劲,只在被子里动了动


“啊,你醒了”马龙放下手机,站起身看张继科


“对啊”张继科眨吧眨吧眼睛,“手术怎么样,有没有等很久”


“挺快的,医生说蛮成功”


那就好,张继科在心里想。这时马龙突然将手被子,在被窝握住了张继科有些冰凉的手


“龙……”


“你没事真的太好了”马龙喃喃,眼神低垂


两个人的手就在被子里那么握着,一直握着,连句简单的话都没有


“继科…”


“我在”


“继科…”


“我在的”


“继科啊继科”


“我在,龙……”


恢复的很好,张继科没几天就出院回家了,一路上两个人相顾无言,马龙一直看着窗外,似乎在想什么。回到了家,张继科脱鞋就想往沙发奔


马龙在后面慢吞吞,拉住张继科衣袖,“继科……”


“怎么?”感受到马龙一路上的不对劲,张继科停下动作,看着马龙


马龙牵起张继科的手,手指插进他的指缝,握住“我突然想到一段话,一直没有说给你听”


“你说”


马龙转了一下身体,与张继科面对面,将手心压在张继科的胸前,看着他缓缓的说“我愿意和张继科成为合法夫夫关系,从今往后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


“继科,我们一起那么久,从来没有正式的仪式,去荷兰也是那么匆忙,没有机会对你说,你手术时我就在想,这段话一定要说给你听,我们总有一天会老去,我只希望,你还能不忘初心,不管是对乒乓球,还是对,对我”


马龙声音不大,却十分清晰,一字不漏的渗进张继科心里,马龙难得的坦诚,目光坚定,毫不掩饰的爱意坦然暴露在张继科眼前,震的他半天没有缓过来


“龙…我,我背不来啊”张继科看着两个人十指相扣的手,牵起来吻了吻两个人手指交错的地方


“没让你背啊”马龙轻轻笑


“可是这会不说点什么不得劲啊”张继科喃喃,满脑子作诗才华这会全部用不起来了,想来想去张继科更加迷茫,只好揽住马龙的腰,给他一个十七岁般的拥抱


就像抱住了月亮一样


张继科闭上眼睛想


我是如何的幸运啊


我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吗


还不然怎么会拥有马龙啊


“我喜欢你”


话语几乎就是顺着心跳流了出来,不肉麻,就像清晨的一杯温开水


有时候,说再多,还真不如几个字那么走心啊


张继科60岁


马龙60岁


马龙很不开心最近,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比张继科先出现老花的征兆,万分不情愿的在张继科的陪伴下去配了老花镜,走出眼镜店马龙悄悄的把眼镜藏了起来


“干什么呢”张继科眼尖的看见了马龙的小动作,从他口袋里掏出眼镜,把憋屈着的马龙掰了过来,给他戴上眼镜,“怎么了?”


马龙不想说话,几十岁的人了,总不能说自己是因为不想承认老花而憋屈吧,他没有讲话,只是安静的走在前面,让张继科快步跟在后面,“龙,你不会不开心吧?”


“你很烦”没有语音语调的起伏,甚至连情绪都听不出来,若不是仗着自己对马龙知根知底的了解,张继科肯定会认为马龙真的就如同看上去的那么冷静


“没事啊,人老了都会老花的”张继科伸手去摸马龙的背,平静的说


“你都还没呢”


“你一定要和我比吗?那我还没六十就动手术不是比你更没用”


“那不一样啊,你那是训练过度导致的,我这是,真的老了”马龙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几乎消失到没有,手也不安的揣在了口袋里


张继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马龙向来是个倔强的人,和张继科的犟是不一样的,看上去好像什么都随你,但是只要心里不同意,就无论如何不会变主意


张继科以前叫马龙是个撞了南墙还要把南墙拆了继续走的人


快说点什么啊,张继科心里想着,但是他也承认他依然不是个适合安慰别人的人,以前只知道把马龙狠狠抱在怀里然后重重吻上去。但现在不行了啊,两个六十岁的老年人,在大马路上激吻怎么看都不太妥当


马龙低着头,手揣在口袋里,手心全是汗,手紧紧的攥着那个空的眼镜盒,就想像以前攥着球拍一样


他不甘心


怎么可能会甘心


自己可是乒乓球运动员啊,视力那么好,飞速旋转的球都能看的一清二楚,怎么突然就老花了?


当年还暗暗嘲笑打球连眼镜都不戴的许昕,为他担心会不会摔倒


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啊,马龙啊马龙


他抬起头瞄了一眼满脸愁容的张继科,因为皱眉使眼睛看上去更小了,马龙开口“真没事,你别老想着我就那么脆弱……”


“龙仔,我们买只导盲犬吧。”没等马龙把话说完张继科突然说道


………


“继科,我看你真是活腻了”马龙刚刚好一点的心情一下子又沉入海底,导盲犬是搞什么,张继科你是想搞事情吗?


“不不不不,我说错了,别啊,马龙你快把你眼神收起来”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的张继科赶忙改口,但是想到自己犯了个这么搞笑的错误,他边笑边继续讲下去“我得的意思是,那个,就是那个啥,我们——”


“别说了,不想听”马龙瞪了张继科一眼,没有诚意的道歉,怎么还边说边笑


“我说我们买条狗吧”张继科闭上眼睛一鼓作气说出来


其实马龙想养宠物已经很久了,毕竟看着其他队员一个个当上了爸爸妈妈,现在基本都成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马龙和张继科总是偶尔感到莫名而来的孤独,房子总显得太空,即使放满了马龙的手办和周边,柜子塞的满满当当,还是太空


他们知道,是少个人


可是当他们意识到可以收养个孩子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人到中老年已经力不从心起来了。所以每次过年两个人去拜访许昕或方博的时候,总是盯着满屋子的撒野的小孩子


眼中流露出谁都能察觉到的渴望


养条狗吧,或者养只猫


马龙心里一遍一遍重复,但是却不知为什么没有交谈过这个问题


可能考虑到张继科到轻微洁癖,毛发什么的会让他不舒坦吧


可是如今等到张继科真真切切说出来养狗的想法时,马龙又拒绝了,他突然想到养了狗就会显得像空巢老人一样了


“龙仔?别发呆啊你”张继科看着路边带着宠物犬出来散步的人们,“我说认真的,闲的时候溜溜狗多好啊”


“不要”


“别嘛,狗我来洗行吗?没事逗逗狗多好啊”


“说了不要”


“而且多看看狗瞎跑可能可以提高你视力水平呢哈哈哈”


“张继科”


“怎么了———啊啊啊啊,马龙你掐我干啥”


当听说张继科真的买了只狗的那时,马龙的内心是拒绝的


只不过


没有人能够拒绝那双biling biling的眼睛的。                     ——马龙


张继科从来没有想到马龙对狗的痴迷居然可以和媲美乒乓球,略略感到自己在家中的地位有下降了一丝丝,虽然本来就只有两个人没有什么地位好言


废话,龙仔是皇上,自己得供着


现在倒好,自己彻底变李莲英了,供着龙仔不说,还要伺候着狗


任命在厕所给狗洗澡的张继科心中是哭泣的,幸好养的是狗,若是猫的话,这会的自己应该已经死了,“对吧对吧,乒乓”张继科对狗身湿漉漉的狗讲,名叫乒乓的边境牧羊犬大概是感受到了来自张继科心中的悲伤,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背


果然是亲生的,张继科想,果然还是和我亲


家里多了一条狗,两个人的日子一下子就活色生香起来了,不对,应该是说生龙活虎


乒乓是只高冷狗,和其它狗不一样的是它不喜欢出门遛弯,每天最大的爱好竟然是在客厅随便找个地方窝着看电视,所以想要带它出门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来来来,乒乓,爸爸带你出去散步。”马龙蹲在门口看着不为所动的黑白两色冷漠犬,依旧安静的吃着狗粮,安全继承了张继科的冷漠属性,不知道还哪里来了一丝皓哥的吃货功能,满脸写着在吃饭的时候不要打扰我谢谢


“龙,你就一定要给他取这个名字吗?”坐在沙发上葛优瘫的看电视的张继科又无奈又好笑的问


“怎么了,乒乓这个名字难道不适合吗?”马龙抬起头看了看张继科,一瞬间张继科恍惚间觉得蹲在地上的马龙反而更像一只大型犬,完全不知道怎么降服的头顶的呆毛,加上被狗挠的一塌糊涂的妥协,在张继科眼里就是一等待顺毛的哈士奇


“来啊乒乓,我们散步去,汪汪汪……”


张继科没有想到,马龙的智商也和哈士奇差不多了,默默摇头,站起身走到乒乓的面前,低头,面目狰狞的对乒乓说“听说你不肯跟龙仔去散步??!下个月的小饼干还想不想要了??嗯?”


还揪了揪乒乓软软的脸


乒乓:exo me?


向恶势力低头的乒乓摇摇尾巴欢快的跑向马龙,连回头向张·藏·继·獒·科说再见都没有


张继科微笑看着一人一狗离开了房间,想:狗儿子!白养了!


张继科点开了手机,打开搜索引擎,输入:家里狗对自己不亲只对媳妇亲怎么办


抱歉:找不到与“家里狗对自己不亲只对媳妇亲怎么办”相关的网页


垃圾!


晚上马龙的手机没电了,顺手就拿起来张继科的手机玩,发现还留在搜索的界面上


“张继科你再管我叫媳妇信不信你下个月没有拍黄瓜吃”


两个男人和一条狗之间的感情愈加深厚,以至于张继科都准备好一趟海边旅行,带上乒乓的旅行让大家都很激动


马龙说实话喜欢海,他并不是在海边出生的,所以对于海的印象是在课本上,在电视里,虽然当时他觉得海也只不过是比老家的池塘大一丢丢而已。但当他亲临大海才感受到那种震撼,以后不管哪一次去海边都会很激动,这次也不例外


特别是一下车看见在沙滩上站着的熟悉到人


马龙惊讶的站在原地,一一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去,吃惊到嘴巴和不上


都到齐了


和他同时代的,不同时代的前辈后辈,每一个人都带着笑看着他们走进


“你是故意的吧,继科”马龙压低声音问张继科,尽量使自己自然一些


“不是啊,大家一起准备的,来邀请咱的”张继科说完边扯着马龙快步走到大家面前


“哟哈,那大家都到齐了吧!”许昕很激动地喊着


“龙仔你们太慢了”陈玘皱了皱眉,“再慢一点我们就赶不上下一班的船了”


“是啊是啊,你们看玘哥头发都等白了”方博插嘴道


“博儿你怎么还是这副满嘴跑火车的样子,几岁了啊”王皓笑眯眯看着方博,瞄了一眼陈杞


“哈哈哈方博还是这个样子啊”


“诶龙队你怎么戴眼镜了”


“大宝贝你也长皱纹了啊哈哈哈”


“霞姐你怎么不把孙女带来啊”


“周雨弟弟呢?哦哦在这里啊,来来来唱首歌助助兴”


“刘指怎么没来啊,哦对了一一比赛啊,一一真厉害啊”


“哟小胖!你怎么瘦了啊,是不是媳妇没给你吃饱啊哈哈哈”


“雨玲诶”“帅哥!”“孔指好”“继科继科”……………


沙滩上熙熙攘攘的全是中老年人,有几个甚至已经白了头发,额头刻满了岁月,但是当他们互相开始交谈问候开玩笑互怼,就像回到了三十几年前一般,大家在一起踢足球,聚餐喝酒,组团开黑,参加公益,没有白发,没有皱纹,没有悲伤,只有满到塞不下的热血


张继科站在人群里,一颗诗人心不断跳动,莫名感到异样的幸福,不能哭出来啊太差劲了,张继科心里想,于是悄悄拍了乒乓一屁股


莫名其妙躺枪的乒乓受了惊吓蹦出张继科怀抱,撒腿跑好远,张继科对着昔日的队友说抱歉就去追乒乓,目睹了张继科邪恶动作的许昕暗自笑笑,拉着马龙也走出人群,跟着张继科的步伐


等绕过沙滩上一个个露营的帐篷,他们发现了抱着乒乓坐在石头上的张继科


许昕想上前去喊,却被马龙反手拦下,“让继科自己呆一会吧”


“继科怎么了?”许昕知道虽然他们几个在当年被称为新三剑客,彼此都知根知底,但是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孤独的老年人张继科心里想着什么他也是在无法揣测,他看着张继科稍大点领子,露出了一点点翅膀纹身,肩膀在抖动,像是要起飞一般


握着手机看着方博打来电话,许昕犹豫了一会道“那,我先回去了,你们抓紧时间回来啊”


马龙幅度很小的点点头,他并不担心张继科是不是在哭,他也不是第一次看见张继科哭了


那还是两个人二十几岁的时候,年轻气盛的两个人终于意识到对于对方的真实感情,张继科提出去见双方家长


有什么不敢的呢


最多不就是不被待见吗


最多到时候天天给龙仔家洗衣服吗


站在家门口的两个人十指交错,手指都能绞出汗来,谁都不知道门打开来是如何的阴暗的脸


深夜,张继科站在马龙家楼下,他从来没有抽过烟,但是那时他总觉得只有烟最适合自己的心境了,走出好远才找到一家全天营业的小店,买了烟和打火机,蹲在店门口就抽了一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喜欢烟,张继科嗓子疼到不行,但是没有掐灭烟,就着举着烟的姿势走回马龙家楼下


真是冷淡呢


就这样把我扔外面也不管


“继科……”身后奶声奶气的声音,张继科转过身,夜色中马龙抱着一件外套站在那里,表情复杂张继科读不懂


“外面冷,你先穿我衣——”


“不用了,我先回去了”张继科掐灭烟,“我看你父母一时半会也不会松口,我们再说吧”


马龙没有动作


张继科知道马龙从来是个乖孩子,对待父母也很好,那里经历过这样的争执,心疼的看着马龙红肿的半张脸,张继科伸出手指轻轻抚摸,似乎欲抚掉上面的委屈“你赶快上去吧,我走了啊”


抬脚


一步


马龙还是呆在那里


两步


马龙抬头,眼睫湿漉漉的


三步


“继科…”


张继科就知道,赶紧转身将马龙揽进怀里,把他的头狠狠按在自己颈窝,下巴蹭着马龙细软的发丝


“……我们别分手好吗”


“我没说分手啊”张继科感受到马龙在怀里瑟瑟发抖,就像一只冬天里的松鼠,更加心疼,大手上下抚摸马龙的背


“那你为什么说我们再说吧,我我以为……”马龙话停住了,因为当他抬头看见了张继科眼睛竟然湿漉漉的,月光太暗了,张继科的睫毛拉出一片阴影,在秋日的风中颤动,昏暗的路灯下如此清晰的悸动“别哭啊”


两个人同时开了口,又同时笑了出来


“傻啊你,我说的不是这个啊”


“我懂了现在”马龙凑上去掀起张继科外套的一角拿来擦眼泪


“那乖啊,快上去吧”


“继科…”马龙没有动,脚尖摩挲着,声音软糯


“怎么了?”


“你什么时候会抽烟的啊”


“刚刚”


月亮挪开了一点点,星汉璀璨


“张继科先生,你打算冥想到什么时候?”马龙从回忆中走出,上前去拍张继科,没想到对方反应很大的惊跳了起来,留在脸颊上还没有干的泪滴被甩在了地上,迅疾渗进了沙子


“走吧”马龙什么都没多说,他都知道,他都理解,这么久没有看见了这些让谁都刻骨铭心的人,就算是以前以硬汉形象示外的藏獒先生也会感到感动


“马龙啊,”张继科抱着乒乓跟上来


“咋了?”


“真好啊遇见你”张继科看着远处的人群,架起了烧烤架子,撑起了野营帐篷,还有人在唱歌,似乎还有人支起了桌子似乎有了一副要打麻将还是斗地主的样子


马龙很认真的转身,直视张继科眼睛,“你说错了,


是遇见大家真好”


“嗯”


“继科,龙队!来来来,我们再踢一场足球怎么样啊!”


张继科70岁


马龙70岁


“生日快乐,龙仔”


马龙刚睁开眼睛,就看见张继科难得得比自己早起,穿好衣服,还是正装,正站在全身镜前试图打领带,睡眼惺忪中的张继科差点就要把一条秋裤往脖子上戴


“哎继科,你快停停”马龙看到张老先生的胡乱行为,赶紧掀被子爬下床,制止了张继科。打开柜子,认真的给他挑了一条领带,并慢慢系上一个复杂的温莎结


“继科你还记得吗,以前你也是这样不会打领带,我们还要百度学”马龙轻轻笑出来声音,调整了一下张继科歪掉的衣领,看着张继科微微上扬的嘴角,心想今天也真的是个好日子啊


“继科啊,今天有什么事吗,穿这么正式?”马龙脱掉已经被洗到发白的旧上衣,裸着上身捡起被踹到地上的衣服换上。


这是很多年前和张继科去参加一个慈善活动发的衣服,马龙并不喜欢这种明显是给张继科直男审美癌设计的衣服,所以它一直被压在衣柜最底层,知道去年马龙才发现他和张继科的衣服是特别设计的,中间的字母竟然是马龙张继科名字缩写。从那天开始,这件衣服频繁的出现在马龙衣柜的最上层。


马龙当然是知道设计者的居心,他也大概能猜到张继科是知道的,所以那时无比宠溺自己的张继科无论如何也不让马龙扔掉这件衣服,是因为这样的吧?马龙想着,张继科啊,永远是个在一般事情的事情上耿直的人,唯独在这些小情绪上过不去。


想着想着,没发觉张继科已经站在他身后,提起衣服下摆,直接一撩把衣服给脱了“穿这个干什么?西装在那里”


马龙回头看了一眼张继科一丝不苟的用了半瓶发胶的发型,想起来今天是自己生日,张继科好久前就暗示过自己生日会有一个惊喜,马龙心想,别是什么大惊大喜就够了,现在的他还是觉得一场人少的小众电影就够了


就够了他对两个人在一起,在一起过生日的所有理解


张继科绝对不会是这么认为的,马龙任命的扔张继科给他穿上衬衫,套上马甲,披好西装,就把最后一项打领带的步骤留给自己。马龙低头看张继科从鞋盒里掏出来的全新的皮鞋,问“继科,我们这要去哪?”


“打球”


“啊?”


“继科啊,看球和打球是不一样的”马龙和张继科拿着票在一群年轻人中挣扎着找到自己的座位后,马龙气喘吁吁的对张继科抱怨,他还真的以为张继科腰要带自己参加什么老年人乒乓球友谊赛,没想到是来看公开赛的。不过也应该想到,哪里有西装革履的打球的事情存在过。


马龙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偷偷藏在手提包里面的球拍,张继科斜眼瞄了一眼,勾了勾嘴角,慢慢伸出手去按在马龙放在包上的手,“我知道你带拍子了”


“嗯”


“别难过,会有比赛的”张继科对马龙一本正经的说,没法不相信,马龙想。


早已习惯了张继三岁的行为,马龙意识到这个生日恐怕是被张继科给卖了,他眯起眼睛试图读懂张继科下垂的眼袋的细微抖动,深深刻进肌肤的法令纹中的颤抖的笑意。张继科没有直视马龙的眼睛,睫毛颤了颤,马龙暂且把它理解成做贼心虚


他看向后排,两个举着相机的满脸迷妹表情的女生,“对不起打扰了,请问你们有没有赛程表?”


惊愕的女生看了看这个明显是自己爷爷辈的温文儒雅的男人,和旁边那个明显是情侣装啊喂的男人,又低头看了看被手汗濡湿的赛程表,表情非常复杂,三秒钟就变成了不用看我我什么东西都懂的表情把手中的东西递给马龙


马龙礼貌的微笑,果不其然看见了斗大的字写着自己会和张继科出席赛后的表演赛


昔日猛虎是什么东西,张先生请你解释?


那么萌龙又是什么?


张先生请你醒一下给我一个答复?


张继科你真的做得很好


马龙的度过了最难熬的一场比赛,明明是现在世界排名最前两位的高手的比赛,明明在教练席可以看见当年的队友,明明身旁的球迷已经激动到就差脱衣狂奔了,马龙依然一分钟看不进去


满脑子都是等会要打球的紧张,就想还是小孩子的时候,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的紧张


张继科倒是看得一本正经,头也不转的对马龙说“别紧张,又没真的让你打多认真”


“你倒是瞒了我很久嘛,既然打比赛为什么要穿西装,我连球鞋都没带,你从没见过这样过生日的,张继科你真的是干的非常好,张继科你这个人也不是我说你你就是——”话还没有说完,张继科一个苹果塞在马龙嘴里


“给你磨磨牙,感觉你二次发育了”


马龙不理他,咬了一口,挺甜的,山东大苹果


马龙一边慢慢吃着苹果,一边注视着张继科,大概是因为和张继科对打的关系,马龙也没觉得等会莫名其妙而来的比赛有什么不妥,毕竟自己早已离开这个圈子太久了,真的输了也没有关系了


在看向球场,比赛已经打完,冠军正激动的抱着教练,又转身抱住了亚军


乒乓球真是一项有爱的运动啊,马龙咽下最后一口苹果,被甜到齁的果汁呛到,轻轻咳了两声


“走吧”张继科拍拍他的背,站起身


马龙精神却在一瞬间游戏错愕,是这个动作吗


马龙还记得他和张继科组的为数不多的双打比赛,每次赢球两个人会拥抱一下,并不像张继科和许昕动那种胸咚那么燃,但是张继科会很轻的拍拍马龙的背,就像在哄着孩子睡觉一般的轻柔


“继科你为什么老喜欢这样拍我背啊?”马龙在浴室里洗澡时突然大声问屋外的张继科


还在打游戏的张继科一愣,一个么没注意被干掉了,“没什么原因,大概就是——”


“是啥?”


“——怕拍重了你会碎掉吧”


“全胡说八道,当我瓷娃娃?”马龙笑着带着水汽走出浴室,看着呆滞的张继科,“好了我也不多问了,我先睡了啊,晚安继科”


也没有先问为什么不在自己房间洗澡而要跑到别人房间洗的原因,张继科靠着床头想


是啊,为什么自己喜欢如此反差的拍马龙的背


就如同为什么自己会乐意把浴室借给别人用一样


根本不想知道是为什么啊


张继科趁着最后一点功夫把马龙的头发再一次理了理,就牵着他的手从更衣室走了出来


谁都能看出来这不是专业的球服,鞋也略显破旧


张继科把他和马龙的情侣装带来了


处于对这项运动来自骨髓的爱,马龙的乒乓魂立刻被熟悉的场地燃起,也不管正慢慢靠近自己的大波记者和脚步放慢的张继科


一回头,张继科已经拿起来不知道哪里来的话筒,走向两张球桌中间,清嗓,一副领导人发言的表情,马龙有些错愕的放下球拍看向张继科


“各位球迷们你们好,我是张继科,大概你们应该不认识我了——”


话还没有说完,看台上想起了一大片球迷的呼喊


“认识!!”


张继科依然冷静的微笑,目光却落在马龙身上,“认识就好,那位是马龙”


“我的爱人”


“——我本是个不会表达爱意的人——”


“——龙仔啊是个很努力很刻苦的人,他的手上感觉比我好很多,但训练比我还是认真不知道多少倍——”


“——今天是他的生日——我没有和他说过今天比赛的事情,算是一个惊喜,但是我不知道龙仔是不是只感受到了惊——”


“我们在一起了半个多世纪,我看着他从懵懵懂懂的小男孩变成大满贯得主——”


“——龙仔不知道还记得吗,四十年前的今天,就是我们正式在一起生活的日子,你站在新房子里,看着房子里的球桌,转过头问我,继科啊,你说我们能不能一直就这样打球打下去呢——”


“——我承认啊,以前的我打球是被我爸逼的,对于乒乓球也没有和其他队员那种热情——”


“龙仔不是啊,龙仔是真的把自己全部身心献给了乒乓球,可能是在一起久了,有些事就变了,我也开始离不开乒乓球了,并不是说没有了乒乓球自己就什么都不会了——”


“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乒乓球不是安身立命的东西,而是刻在骨子里的擦也擦不掉的爱”


“但是那个时候我不敢承诺,因为那时我们已经想好了以后的工作,和乒乓球毫无关联的工作,


但是我想对于乒乓球的热忱是不会变的,就算只能够在休息日再和许昕啊方博儿推推老年球”


“——所有这场所谓表演赛算是我给龙仔的一个答复,我对你,对乒乓,永远,不会变”


看台上一片安静后想起来如雷掌声,有些女生甚至还哭了。张继科瞄了一眼站在球场边上的已经是教练的樊振东,掀起毛巾假装擦汗。


马龙还是微笑,他很感动,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当时问到这个问题,但是几十年过去了,这些都已经是无关紧要的借口了,成熟内敛的他眼眶丝毫没有湿润的样子,七十岁老男人哭也不像样


张继科站在了球桌前,就像半个世纪前那样


鞍山小马和青岛藏獒


Somelegends are told


一些被诉说的传奇


Someturn to dust or to gold


有些沦为灰烬 有些变为不朽


Butyou will remember me


但你会记得我


Rememberme, for centuries


铭记我 几个世纪


Justone mistake


只是一个错误


Isall it will take


是所有需要的


We'llgo down in history


我们将载入史册


Rememberme for centuries


几个世纪都铭记我


Hey,hey, hey


嘿嘿嘿


Rememberme for centuries


几个世纪都铭记我


马龙把已显破旧的球衣下摆塞进裤子,微微下蹲


相识于十三岁


马龙听说张继科是在前辈的口中


感受他的球路是在球场


注视他的眼睛,那的确是肖门弟子应有的眼神


Comeon, come on and let me in


来吧 来吧 让我走进


I'mcruising on your thighs,


我游弋在你的大腿间


leavemy fingerprints


我要留下指纹


Andthis is for tonight


就是今晚


张继科手向下沉了沉,把球抛向了空中


张继科在相声里说马龙是冰雪聪明妩媚动人,但是那时下了台他说


你才不是妩媚动人


你应该是天上的苍龙


Ithought that you would feel


我认为你会感觉得到


Inever meant for you to fix yourself


我从来就不是让你自己来解决


马龙看着球向自己飞来,小心谨慎的先回推回去


马龙很喜欢周杰伦的歌


张继科没有特别喜欢的歌手,歌都是乱唱


里约奥运会前有人在朋友圈艾特他,给他看了一个球迷剪的视频


《centuries》


从此成了他为数不多会唱的英文歌


Somelegends are told


一些被诉说的传奇


Someturn to dust or to gold


有些沦为灰烬 有些变为不朽


Butyou will remember me


但你会记得我


Rememberme, for centuries


铭记我 几个世纪


Justone mistake


只是一个错误


Isall it will take


是所有需要的


We'llgo down in history


我们将载入史册


Rememberme for centuries


几个世纪都铭记我


Hey,hey, hey


嘿嘿嘿


Rememberme for centuries


几个世纪都铭记我


张继科没有示弱,进入状态很快,攻球还是很猛,马龙措手不及丢掉了第一球


张继科的反手还是很凶猛,虽然年纪大了,步伐没有那么稳,球的稳定性旋转依然很具杀伤力,马龙四平八稳的接球攻球,没有漏洞,两个人心中都很平静


就像在夕阳下手牵手散步一样


只不过换了一种交流的方式而已


比赛结果早就不是重要的事情了


球迷像对待世界杯一样观战,呐喊,喊着两人的名字


AndI can't stop until the whole word


我不能停止 直到整个世界


knowsmy name


知道我的名字


CauseI was only born inside my dreams


因为我是在我的梦想里出生


Untilyou die for me,


直到你为我死去


aslong as there is a light,


只要有光


myshadow is over you


我的影子就会洒在你身上


CauseI am the opposite of amnesia


因为我会是失忆的另一面


Andyou're a cherry blossom


你是樱花


You'reabout to bloom


正要怒放


Youlook so pretty,


你看起来很漂亮


butyou're gone so soon


但你很快就会消逝


…………


He'sbeen here forever


他一直在这里 直到永远


andhe's the chosen fruit


他的选择已定


Icould scream forever


我可以哭喊直到永远


Weall poisoned you


我们都会毒死你


Somelegends are told


一些被诉说的传奇


Someturn to dust or to gold


有些沦为灰烬 有些变为不朽


Butyou will remember me


但你会记得我


Rememberme, for centuries


铭记我 几个世纪


Justone mistake


只是一个错误


Isall it will take


是所有需要的


We'llgo down in history


我们将载入史册


Rememberme for centuries


几个世纪都铭记我


Hey,hey, hey


嘿嘿嘿


We'llgo down in history


我们将载入史册


Rememberme for centuries


几个世纪都铭记我


最后比赛以张继科2:3负于马龙告终


回家后的两人打开电视,不出意料的看见满电视都是他们的新闻


“洗澡吗继科?”马龙连一眼都没看电视,捞起床上的休闲衬衣走进浴室


“好,给你搓搓背”张继科没有关电视,也跟着马龙走进浴室


搓背大概是世界上最含蓄的表达爱意的方式了吧,马龙乖乖的坐在塑料椅子上,张继科正跪在地上拿着搓澡巾给他搓背


“龙啊,你皮肤都松弛了啊”张继科开玩笑似的捏起了马龙背上的肉,这哪里像是专业运动员的样子


“要不咱去拉个皮,重返二十一岁啊哈哈哈哈”马龙笑道


“那可不,说不定还能再拿个大满贯”


“继科,左边点”


“好嘞!”


张继科老了


马龙也老了


张继科坐在阳台,阳光斜斜的照在他身上,就好像一个发光体


张继科在写东西


马龙在小区里的花园闲逛,遛狗,和隔壁楼道的大爷大妈唠嗑


他抬起头眯眼,但是依然看不清自家阳台


他拍了拍乒乓的屁股


“走,回家”


张继科收到了以前的老球迷寄来的《张继科的时间轴》


里面一五一十仔仔细细按时间顺序列满了他从进入国家队到退役等等比赛事迹


看着看着,有一点点鼻酸


张继科拿起笔,在每项后面都画了小括号,添上那时和马龙的事情


马龙很喜欢早早醒来看着枕边人的侧脸,然后慢慢回忆着走过的几十年


一早醒来,马龙突然想到了什么


安安静静等着张继科自然醒,递上一杯温水


马龙说趁我们还能走动,我想去看看秦指的墓地


张继科没有说话,当晚买好了车票


两个男人一条狗一束花,站在秦指的墓地前,马龙颤颤巍巍的把花恭恭敬敬放在墓碑前


秦指啊,你说马龙你要过得开心一点


现在我过的很好


您放心


张继科转身离开,这会应该让马龙和最亲爱的教练多呆一会


墓园旁边种了很多木棉花,张继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下子就喜欢上这种并不罕见的植物


马龙啊,我们死后也睡在这个墓园吧


你愿意在哪就在哪


那我们还是海葬好了,你喜欢大海


别,污染环境


那就把骨灰拿来种树


你不想想谁来帮你种


龙仔,要不你先走,我帮你料理好我就来



龙仔,我们的骨灰种一棵树,还有乒乓的



那我们都要活的久一点,看乒乓这个样子一时半会不会老



我们种一棵桂花,比那些树好,睡在桂花地下香啊



马龙



没什么,就叫叫你


张继科伸手捞起马龙晃晃悠悠的手,手指插入其中,十指相扣,和以前一样


马龙从来没有问过张继科有多喜欢自己


因为他明白张继科是不会回答这种矫情的问题


自己也没必要靠着这个简单的问题来证明一些什么无端的不安感


张继科从来没有想过该怎么去形容自己对马龙的感情


没有必要也说不出来


说的出来的就不是真的喜欢了


如果一定要用文字来表示的话


那就是


喜欢你啊


喜欢到可以面无表情的谈论着死亡


酉时的日落挥洒着最后一点光,透过两个人之间的缝隙,在地上透出一片光晕


-fin-







评论

热度(8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