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心底的一滴泪

【獒龙】花好月圆 1

叶绿素:



“喂,你是不是阿科啊?”


电话那头的人操着一口不算标准的普通话,舌尖抵住硬腭前部努力发出翘舌音。


张继科在床上懵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对方在喊自己。


平常是很少有人喊他“阿科”的,客户喊他“张先生”、朋友喊他“继科”或者带着海盐味的“机壳”。


父母喊他小名“龙龙”,而马龙喊他“继科儿”,儿化音像打着转从天上飘下来的雪花,被温热的舌尖融化。


张继科放下手机,低头看了一眼屏幕,来电显示清清楚楚标着“马龙”二字。


电话背景音吵杂,张继科判断他们是在酒吧之类的场所,顺着手机信号飘进来乱七八糟的起哄声和调笑声,有点刺耳。


对方似乎等得不耐烦了,扯着嗓子又吼了一句:“你到底是不是阿科啊,认不认识这个手机的主人?他喝断片啦,你要是认识他就快点过来捡人啊,地址是XXX。”




午夜2点的睡梦时光,张继科开车去三里屯的酒吧捡人。


马龙是真的醉得不轻,软成一滩泥伏在吧台上,脸埋在臂弯里,露出两只红得滴血的耳朵,脖子后面雪白的皮肤染了一片赤红。


给他打电话的男人鼻梁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正低头玩手机。


他抬眼,见张继科一脸没睡醒的神情四处张望,男人主动走过去,简单交待几句,把马龙的手机和钱包塞他手里,而后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马龙头发乱糟糟地搭在脑门上,浑身都是呛人的酒气,张继科靠过去一闻,捏着鼻子往后退了一步。


张继科攥住他的手臂让他搭在自己肩脖上,皱着眉责怪道:“怎么喝成这个样子啊。”


马龙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在拽他,他撩开眼皮半睁着眼看张继科的脸看了半天,忽然笑道:“继科儿你怎么黑成这个样子了。”


张继科一时无语。




其实马龙酒品不算差,不发酒疯,不打人,不骂人,更不会做出格的事儿。


在张继科印象里,马龙喝醉后做过的最出格的事儿,是被公司前辈起哄让他亲吻同性。


那时他们都是大学毕业初出茅庐的菜鸟,进公司不到半年,刚完成一个大项目,下了班全组人出去happy hour,不醉不归。


读大学的那会,张继科和马龙也经常跟学长出去吃夜宵,几听啤酒还是应付得来。谁知公司前辈是白加红混着喝,他俩硬着头皮上,结果一杯就倒了。


张继科喝红了一张脸,马龙喝白了一张脸,头挨着头靠在沙发垫上,一边耳朵贴着另一人的额角,烫得厉害。




一群人玩疯了,逮着喝醉的人就开始玩真心话大冒险,马龙糊里糊涂中了“头奖”。


马龙讲话语速快,鼻音重,这会儿喝醉了酒,舌头打结挼不直,“真心话”讲了等于白讲,前辈让他直接选大冒险,现场挑一个同性来亲嘴。


张继科意识不清,听到这大冒险的内容乐得笑弯了眼睛和嘴角。


马龙拽住他的衣领把他扯到眼前,满脸通红带着七分醉意三分笑意,操着黏糊糊的鼻音说:继科儿,我可能很喜欢你。


说完就“吧唧”一口亲在他脸蛋上,再然后就倒在他怀里彻底失去了意识。




这事儿过后,张继科和马龙每次并肩走到一块儿聊工作或者吃饭,总会被无聊人士调侃。


张继科向来坦荡,对马龙亲了他这件事头脑一片空白毫无印象。


一开始马龙被他们一闹就脸红,搞得张继科也有点不好意思。


后来说得多了,张继科偶尔还会跟着跑火车,马龙心情好的时候跟着笑笑,心情不好的时候叫他们滚蛋。


丁宁特意从营销部跑过来看热闹,姚彦捧着许昕的手机看那晚拍的视频,怪可惜地感叹:居然没有亲到嘴啊,太可惜啦。


张继科脑袋凑过去一看,视频拍得挺模糊,两团“毛茸茸”的人影像两颗黑煤球,“啪”一下撞在一起,又迅速弹开来。


是有点可惜啊。张继科心想。






张继科好不容易把马龙从吧台半抱半拖带到车上,刚把人丢进车后座,马龙像只猫一样蜷缩起来,鞋底在米白色的真皮沙发上蹭了好几个鞋印。


张继科来不及心疼,怕马龙着凉,又把身上的白色羽绒脱下来盖到他身上。


马龙便攥着外套的边沿紧紧包裹住自己,恍如一只茧,鼻尖抵在衣领上,鼻翼动了动,然后头一歪,昏睡了过去。


幸亏张继科力气大,马龙处在半梦半醒间尚算配合,把人拎上楼不是特别费劲……除了背着他进屋的时候,马龙忽然昂起头,手臂横在他喉咙那儿一卡,两个人差点摔了个狗啃屎。


张继科捏了一把他的屁股骂道:你他妈不能安分点啊。


马龙从喉咙深处挤出几声零碎又模糊的气音,蔫蔫地趴回他肩上。


张继科想,他这不算趁机揩油是吧。




张继科把他安置在自己的床上,伸手去脱他衣服鞋子袜子。


张继科扯他皮带,马龙皱着眉头哼哼了几声,张继科以为他要醒或者要吐,急忙跑去卫生间找垃圾桶,回来却见马龙只是敞开了手臂,一副任人鱼肉的样子瘫在床单上,不一会儿就被脱得光溜溜的。


“你这样很容易失身的。”张继科看了一眼在床上睡死过去的人,小声嘀咕。


马龙听不见,趴在枕头边睡得无比香甜。


张继科拧了条热毛巾替他擦了一遍身,从衣柜里翻出干净的长款T恤帮他套上。


“还好捡你的人是我。”




第二天马龙醒的时候,张继科正在厨房煮咖啡。


马龙黑着脸从房间里走出来。


“我裤子呢?”


张继科被他T恤衫下白花花的两条腿晃花了眼,移开视线从壁橱里取出两只杯子。


“昨晚你那身衣服臭死了,我帮你洗好晾阳台上了。”


马龙踢着拖鞋回房间,在衣橱里左翻右找,终于找出一条黑色运动长裤穿上,裤腿挽起两折,露出一截细白的小腿。


“你昨晚怎么喝那么醉?”张继科抱着手臂倚在门边喝咖啡。


马龙坐在床边低头翻手机信息:“那几个香港客故意要灌酒,我总不能让霞姐她们来挡酒吧?”


张继科笑了:“论酒量,那些‘铁娘子’我们哪个能比得上啊。”


马龙白了他一眼,又继续低头看手机。




张继科把杯子放在床头柜,走到马龙身边挨着他坐在床沿。


“马龙。”


“嗯?”


张继科故作神秘地凑到他耳边小声问:“你记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


马龙头也没抬,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开几分:“你别告诉我,我一时犯糊涂把你上了啊。”


张继科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笑出两眼泪花。


“昨晚你说你喜欢我。”


“昂,我是喜欢你啊。”


张继科挑挑眉,马龙掰着手指接着说:“我还喜欢大昕,喜欢玘哥,喜欢秦老师,喜欢……”


“……停停停,打住。”


张继科自讨无趣,起身往门边走去,边走边碎碎念:“龙,你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马龙哼了一声,随手拿起张继科留在床头柜上的马克杯,仰头灌了一口咖啡。




11点过后,张继科穿着围裙过来问他中午吃什么,马龙还保持着坐在床边看手机的姿势,一脸纠结地盯着屏幕,像在思考什么人生难题。


“怎么了?”张继科问。


马龙抬头看他:“房东把我赶出来了。”


“啊?”


“房东儿子娶媳妇要收回房子,刚好我合同到期,他让我明天之内搬走。”


马龙点开手机通讯录逐个往下数:“我看看哪个单身的可以暂时收留我……”


“我啊。”张继科张口应道。


马龙表情有些呆愣。


“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


“……”


张继科学马龙掰着手指一个一个地数:“我单身,无犯罪记录、无不良嗜好、睡觉不打呼,不抽烟不喝酒不打架,虽然有纹身但是个好男人。”


“……”马龙看着脚尖无动于衷。


张继科继续游说:“洗衣做菜拖地样样通,还能为你写诗。”


“……”马龙斜眼看他。


“怕什么,又不用你还贷款。”


“……”马龙还是不说话。


张继科看着他,忽然笑了。


“你想让我在房产证写你的名字啊?”


马龙蹦起来踹他一脚:“滚蛋!”




TBC



评论

热度(39)

  1. 你心底的一滴泪叶绿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