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心底的一滴泪

【獒龙】花好月圆 2

叶绿素:



周一午休的时候,许昕去茶水间泡咖啡,见马龙靠在墙边揉肩捶腰,黑眼圈有点明显。


许昕忙上前去关心关心以表师兄弟深厚情谊:“师兄你是咋了?昨晚做贼去啦?”


马龙盯着咖啡壶盖袅袅往上冒的白汽,说:“昨天在继科儿屋里弄得太晚,运动量大了,现在腰酸背痛的……”


许昕手里一滑差点把杯子甩出去。


“我靠,你们昨晚这么激烈啊?”


马龙抬头看他一脸“你不用说了我什么都懂但我假装不知道”的微妙表情,倏然醒悟过来自己语句里生出的歧义,正要开口解释,姚彦和丁宁挽着手臂从外面进来,马龙怕她们听见八卦越描越黑,咖啡都没倒就匆忙逃出去了。


咖啡壶开关“叮”一声弹起来,姚彦看着马龙落荒而逃的背影不禁有些疑惑:“马龙不是来倒咖啡的嘛,他跑那么快干嘛呀。”


许昕回她:“人家有爱情滋润,还喝什么咖啡啊。”


姚彦斜眼看他,许昕立马巴上去殷切地问:“亲爱的,今晚我们吃什么?日料、西餐还是泡菜?”




这会儿正是圣诞前夕,虽然他们没有法定假期,但公司走的是日韩和香港的航运,人家企业放假他们没事干,整天闲得抓屁挠痒。


许昕咧着嘴笑得贼兮兮的去找张继科聊天。


“刚才师兄说昨晚在你屋里闹得很晚才睡觉啊?”


张继科抓着鼠标在桌面上晃:“嗯。”


“周六那晚香港客请吃饭,霞姐说师兄喝得烂醉,最后是你把他捡回去的?”


张继科抬起眼皮瞪他一眼:“你一个大男人哪来这么多八卦料?”


许昕耸耸肩:“姚彦跟丁宁聊语音,我就‘顺耳’听到了。”


张继科“哦”了一声,视线又移回到屏幕上。


“马龙租的房子到期被房东收回了,现在暂时住在我那。昨天我们去他家把东西搬过来,你知道他那些宝贝手办吧,一柜子的手办这个不让碰那个不让碰,愣是倒腾了一晚上才弄好。要是钢铁侠的面具磕碰坏了,他非得跟我拼命不可。”


“嘁,还以为你们事成了。”许昕揶揄他:“比起‘藏獒’,师兄果然还是更宝贝他的手办呐。”


张继科随手抄起手边的纸盒扔过去大喊:“滚滚滚!”




许昕打开手机,姚彦给他发了个圣诞快乐的gif,许昕咧开嘴巴又笑了开来:“你不是说自己全公司‘保三争一’帅嘛,怎么还搞不定我师兄啊?”


张继科对着电脑屏幕一脸呆滞:“马龙要跟我拧巴我有什么办法呢。”


“喜欢就说,不行就上。”


张继科看他一眼,差点要给他鼓掌:“你当时是这样追的姚彦?”


许昕连忙摆手摇头:“我就打个比方!别误会!”


许昕接着说:“小王子看过么?师兄他拧巴就拧巴吧,你俩认识这么多年,他什么性格你还不清楚啊?你多点耐心,像小王子对他那朵玫瑰,要浇灌施肥,要给他罩上玻璃,要细心呵护,要时刻陪着他,哪怕是听他发牢骚,他就是踹你几脚你也要微笑说爽。”


“可我不想养玫瑰,我只想养马龙啊。”


“……我就打个比方。”许昕翻个白眼:“我师兄很受欢迎的,你抓紧点吧。别到时一不小心被其他猪拱了去,你找谁哭去啊。”


张继科觉得他说得挺有道理,掏出手机给马龙发了条语音,叫他晚上一起吃饭,烤肉和火锅随意,只要他喜欢。


张继科捧着手机呆了一会,没收到回复。




相比起技术部的闲,马龙这边忙得分身乏术。


年底要做的分析报告太多,部门的两个女性前辈先后休了产假,剩马龙和几个后辈准备年终总结和明年计划,基本就马龙一个人担着。


他的手机被爬满了文字的资料层层盖住,张继科给他发微信的时候,马龙正全神贯注趴在电脑前逐字逐行校对数据,根本没注意到埋在纸张中的微弱震动。


电脑屏幕正中忽然弹出来一个对话框,马龙吓了一跳,差点把鼠标扔飞出去。


张继科给他发了个圣诞贺卡,穿着红色圣诞老人服的小人偶背起一大袋信和礼物,从边框的右上角吭哧吭哧跑到了边框的左下角。


那团白色的小人脑袋圆圆的,眼睛黑溜溜,马龙莫名觉得这卡通形象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再仔细琢磨,竟然跟自己小时候有那么六、七分像,头上还顶着俩鹿角,特别傻气,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没等马龙嫌弃完缩小版的自己,对话框中间又弹出一句话:邮差小龙给您送信啦,是否点击打开?


马龙嘴角抽了一下,心里吐槽这他妈都是什么玩意,但还是移动光标点击“是”。


“邮差小龙”把手放在胸前,十指弯曲,向他比了一个心,然后从鼓鼓囊囊的红色袋子里抽出一个信封,信封开启缓慢放大,上面写着:马龙同志辛苦了,今晚赏面一起吃饭吗?




马龙从纸堆里翻出手机,点开张继科的头像,给他发了一句:你到底是有多闲?


马龙盯着左下角原地蹦跶的“邮差小龙”,歪着脑袋看了好一会儿,觉得这小东西确实还挺可爱的。


坐在他右手边的樊振东看他眼睛嘴角笑得弯弯的,不动声色地把薯片袋子塞回抽屉里,笑眯眯地凑过去问他:“龙哥你笑得那么开心,是发生什么好事了?是不是要发年终奖啦?还是今晚有部门聚餐?”


马龙瞬间敛回了笑,抬手敲他的脑袋瓜:“好好工作,别整天想着钱想着吃。”


樊振东扁着嘴缩回座位上。


这时,坐在左侧的两个小女生忽然爆出几声惊呼。


闫安嚷嚷着问她们咋的了。其中一个女孩说技术部给她们发了圣诞电子贺卡,超可爱的。


马龙眉头动了动,没说什么,把手机输入框里的一行字全部删掉,改成“今晚加班”,然后就把手机调成静音锁进抽屉里。


另一头张继科还想追问他加班到几点,要不要等他一起回家,可惜对面再也没有回复。






张继科把车停在公司门口,啃着三明治打开音响放歌,听了一路周杰伦和蔡依林。


等到晚上11点,张继科有点昏昏欲睡,相熟的保安交接班后见他还没走,拎着保温杯走过去跟他打招呼。


“张先生还在等人啊?”


张继科笑着点点头,说是啊。


“等你爱人啊?”


张继科嘴角翘起的弧度更大了,不置可否。


“您爱人可真幸福啊,您还亲自下班接送,我要是晚点回去,我家那口子连盏灯都不给我留。”


“可不是嘛,我要不看紧点,还怕他跑掉呢。”


“张先生您可真会开玩笑,您条件那么好,哪儿能跑啊。”


张继科心想,我对那个人好,那个人还不一定知道呢。


保安又跟他抱怨了几句后就离开了。




张继科眯着眼,看见一束光从一楼电梯口由远及近。


马龙握着手机借手机电筒的光慢吞吞地从门口踱出来。


张继科闪了闪车头灯,马龙在原地愣了一会,才急匆匆跑过去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


他上身穿着橘色的厚羽绒,像一颗新鲜脆嫩的橙子圆滚滚地落入到车厢里。


马龙脱下帽子劈头就问:“你怎么还在这?你们部门不用加班吧?”


张继科帮他理了一下被帽子拱得有些凌乱的头毛。


“你不是怕黑嘛,反正回家也没事干,不如等你下班一起回去啊。”


马龙抿着嘴由他弄好。


“我又不是小孩子,也没那么怕黑……”


马龙话没说完,张继科蓦地关掉了车头灯,整个楼道和马路瞬间黑漆漆的一片。


张继科看到马龙的肩膀以肉眼可见的幅度抖了一下。


“我靠!张继科儿你干沈膜捏!你是三岁小朋友吗?!”


张继科笑了开来,凑过去伸长手臂环过马龙的脖子抱住了他。


“对啊,我小时候也怕黑,所以你给我抱一下,我就不怕了。”




他们安安静静抱了一会,直到马龙伸手推了推他的肩膀,张继科才松开怀抱。


马龙的手有些冰,张继科瞥见他渐渐泛红的耳朵和脸颊,从左右口袋里各掏出一罐东西问他:“Coffee、tea or me?”


马龙看他一眼,从牙缝挤出一句“幼稚。”


张继科笑笑,给他开了罐红茶塞到他手里,瓶身还带有余温。




回去路上,张继科问:“下午发你的圣诞贺卡可爱吧?”


马龙倚在窗框上,窗外昏黄的灯光从他眼里闪过,忽明忽灭的,既柔和又冰冷。


“挺可爱的,我们部门那些小女生可喜欢了。”


张继科有些不明所以:“你给她们看了?”


马龙面无表情地回他:“没有啊,你不是给我们所有人都发了吗?”


张继科说:“不是,我只做了一个贺卡啊。”


他想了一会,又说:“我靠,肯定是许昕群发的!”


马龙偏过头看他,眸子里沉甸甸的像藏了一汪黑水。


张继科忽然想到了什么,笑着问:“吃醋了?”


马龙把视线转回窗外,不去看那张嘚瑟的脸,默默吐出一句“滚蛋”。


张继科接着说:“那个‘邮差小龙’我可是抠了一下午啊,眼睛都花了……”


马龙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光影,心脏跳动的节奏起了变化——太快了,像要蹦出胸腔看看外头的世界以及身边的人。




TBC


碎碎念:


虽然魏桥输了心情有点不美丽,但……


2016马上要过去了,期待2017的小哥哥们!嗯!



评论

热度(37)

  1. 你心底的一滴泪叶绿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