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心底的一滴泪

【獒龙】花好月圆 3

叶绿素:

圣诞节恰逢周日,是个大晴天,天空被充沛的日光透析过,像蒙了一层纱,但总归是个好天气。


张继科踢着拖鞋在屋子里来回走动,衣服裤子袜子一摞摞地洗,水珠滴滴答答落在阳台的栏杆和地砖上。


马龙的房间靠近阳台,他难得有时间和闲情睡个懒觉,却被那些杂乱的声响吵得心烦,像挂了只小锤子在太阳穴边上敲敲打打。


他踩着拖鞋“哒哒哒”跑到阳台,张继科正把他的橘色羽绒往面盆里压,水流顺着边沿滑落,溅湿了他的裤脚,裸露在外的脚趾头被冰凉的水刺得泛起一片红。


马龙皱着眉头问:“继科儿你弄啥呢?”


张继科抬头看他,眯着眼,带了点尤未睡醒的倦态。


“洗衣服啊,你的。”


“这不是有洗衣机吗,干嘛手洗呀。”


“羽绒不要用洗衣机洗,容易坏。”张继科把盆子里泡水的羽绒捞上来指了指衣摆的位置,“你看,你这拉链都坏了,肯定是洗衣机搅坏的。”


“拉链坏了好些日子了,又没人会修,大不了就再买一件呗。”




马龙撇撇嘴,阳光落在他脸上把他照得剔透雪白,像抹了一层冰渣子那样冷。


张继科知晓马龙有起床气,很少有人知道这件事。毕竟在绝大多数人眼里,马龙是八面玲珑处事圆滑得体的人,大概是五官线条比较柔和,长得也白,和和气气的,哪怕心里急得打转,表面却不怎么显山露水。他宁愿多走几重山水,也要掩饰得恰到好处滴水不漏。


他亲手筑起一堵墙,与人生出距离感,但总会有露出小尾巴的时候。


而张继科就是那个善于捕捉“龙尾巴”的人,不管是从前在课间偷偷亲吻他的额头,还是如今同一屋檐下还需磨合渐进的日常。


马龙站在他身旁碎碎念:“几千块的洗衣机由你放在屋里当摆设,那么冷的天非得泡冷水洗衣服,你看你手指头,早晚得长出冻疮来。”


张继科听出他话里头藏起的小心思,扬起眉毛笑了开来。


“行了,别叨叨,又不用你洗你还操心啥?我这皮厚肉糙,不像你细皮嫩肉,碰一下冰水就发红,我看着心疼啊。”


马龙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可最后仅仅是叹一口气。


“你知道你脸皮厚就好。”


“对啊,毕竟以前还帮你洗过内裤,”张继科摸摸下巴,似是追忆过去,“图案是蓝色的机器猫……”


马龙抬脚往他背上一踹,气急败坏地叫他滚蛋。






张继科洗完衣服走回客厅,马龙无所事事,把他那些宝贝钢铁侠手办翻出来摆满了一桌,他拿着根棉签给钢铁侠的脸涂涂抹抹。


张继科不止一次想,要是马龙能把“照顾”手办的时间分出来一半给他就很不错了。


张继科搓着手,一屁股坐到马龙身旁,挨着他把人往沙发角落里挤。


张继科把下巴搁在马龙肩膀上,问:“今晚我们在家里吃还是外面吃?”


马龙专心致志摆弄着钢铁侠的手臂,抖了抖胳膊,想要把压在他身上的“大核桃”抖落,“大核桃”却不依不挠地黏着他。


“今天圣诞铁定人多,我们在家里吃好了。”马龙想了一会,又说:“吃火锅吧,你去买点肉和菜,把大昕他们叫上,人多热闹。”


张继科正要开口答应,想了想,又不太愿意让许昕他们来打扰“二人世界”,随即开口撒了个无伤大雅的谎:“大蟒和姚彦约会去了,小胖高远这些小年轻肯定出去约女孩子啦,玘哥他们都是有家室的人了,咱就别打扰了吧。”


马龙觉得在理,点点头说:“那就咱俩吃吧。”


张继科舒了口气,套上白色羽绒就准备去附近超市采购,在玄关处换鞋的时候又听见马龙扯着嗓子嚷嚷:“昂,记得多买肉。”


张继科心里应道:好好好,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还不容易嘛。




张继科推着手推车先去了生肉区挑了几盒上等肥牛和羊肉,转了一圈到了蔬菜区,又挑了黄瓜、西红柿、土豆、莴笋和几包青菜,购物篮里瞬间堆砌出几座小山。


张继科琢磨着要不要再买点猪骨头,又想起几个月前马龙体检报告的个别指标,最后还是把已经放进车里的肉抽回去两盒,换上了新鲜的冬瓜片和香菇。


张继科提着两大袋子食材走回超市一楼取车,无意瞥见了门口花店打折的广告牌。


花店的年轻女孩很快迎了出去,见是个长相帅气的男人,连说话的语调都有些飘:“先生要不要给女朋友送花?今天圣诞我们有打折优惠哦。”


张继科在形形色色互相簇拥的花束里看了一圈,问女孩有没有红玫瑰。


女孩摇摇头说:“今天买玫瑰的人太多了,已经没货啦。”


“哦。”张继科又问:“那玫瑰花种子呢?有吗?”






马龙给他的钢铁侠手办擦完了身又装了电池,胳膊和肩膀都有些酸软。


落日晚霞暖融融的橙光洒在柔软的云朵上,马龙趴在栏杆盯着那线柔和的光出神,变幻的云彩渐渐勾勒出熟悉的轮廓。


听见门口传来钥匙开锁的响动,马龙踢着拖鞋跑到玄关帮张继科提了两袋食物,腋下还夹着盆花,说是郁金香。


二人把肉和菜拎到厨房分类,张继科从口袋里掏出个巴掌大小的透明袋子。


“这又是什么?”


马龙伸手接过透明袋子,戳了戳里头比咖啡豆还要小一些的颗粒。


“玫瑰花种子。”


马龙看他一眼,说:“你还想种玫瑰花啊?玫瑰种子出芽率低,你会养嘛?”


张继科把那盆郁金香塞到马龙怀里,说:“看过小王子吗?我要学他培养出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属于我的玫瑰。”


马龙嗤笑一声:“昂,到时候种出来了记得送我,我拿去泡脚。”


张继科凑到马龙跟前,看着他的眼睛说:“龙,你真的一点都不懂得浪漫诶。”


马龙也看着他,语调平淡地回道:“浪漫又不能当饭吃。”


张继科勾起嘴角笑了笑:“那你捣鼓你的钢铁侠也不能当饭吃啊。”


马龙说:“你养一朵花、养一条宠物,都是活生生的存在,要是哪天枯死了、生病了,你还得伤心好一阵子。手办是死物,我高兴的时候给他们清洁、装电池,不高兴的时候就由它们呆在柜子里,不吵不闹也不会影响你的情绪,有什么不好的?”


张继科噎了一下,说:“马龙,你的自我保护意识是不是有点过了?”




马龙仍旧望着他,漆黑的眼眸含着柔和的亮光,张继科从他眼里看见自己的影子,靠近他时,眸里的影子便跟着晃荡,越来越清晰。


张继科忽然觉得手心痒痒的,手掌冒出来一层薄汗。


张继科抬起手想要触碰他,马龙偏过头躲开了。


张继科顿了一下,又捏住他肩膀把他按在原地。


马龙的后腰抵在流理台边缘,迅速抓起袋子里的一根黄瓜挡住了张继科快要贴上他的唇。


趁张继科愣神的瞬间,马龙侧过身从他手臂边上溜开,与他拉开了一些距离,鼓了鼓脸颊对着一脸懵圈的张继科说:“我饿了。”


张继科觉得眼睛干巴巴的,他眨了好几下眼,眉毛皱成一团儿又松开,看上去有点委屈,但又拿他没办法。


空荡荡的手在空气中画了个圈,最后绕回后脑勺上抓了一把头发,哭笑不得。






张继科在厨房洗菜刷锅,心里憋着一股气,脸色比往常还要黑几分。


马龙倚在门边,怀里抱着那盆郁金香,低头嗅了一下,说:“它不是叫郁金香吗,怎么不香啊?”


张继科眉毛上挑,似乎是找到了什么有力的“攻击点”,皱着鼻子冲马龙笑:“你叫马龙,怎么不会飞啊?”


马龙白他一眼,把花放回桌子上,挤到张继科旁边狠狠掐了一把他的腰,直到张继科痛得嗷嗷叫才松了手。


马龙伸长手臂取走放置在角落的一瓶醋,拧开盖子就往张继科刚弄好的拍黄瓜里头倒。


“诶诶,龙你干沈膜捏!”


张继科抓住他的手腕制止了他的动作,然而拍黄瓜已经不可避免成为了“酱黄瓜”。


 “你不是说我吃部门那些小女生的醋嘛,我就多倒点。” 马龙瞪他一眼,把那碟黄瓜怼到他跟前:“来,请你吃好吃的。”


“……”


张继科一时无语,无论是拍黄瓜还是“酱黄瓜”,反正最后进的还是他的肚子。


那歌怎么唱来着?


真正爱你肚子的人,伤悲。




TBC



评论

热度(26)

  1. 你心底的一滴泪叶绿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