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心底的一滴泪

星辰左右

喜欢的文

_万分温暖:

马龙是一个很稳重的人。


虽然私下性格比场上要活泼很多,但大多数时候他还是很沉着的。如果马龙慌慌张张了,那一定和张继科有关。


队医见过最多马龙这样的时候。


有一次甚至是半夜被敲门声吵醒,打开门发现是马龙光着脚站在外面。


“继科给虫子咬了,能拿点药吗,我就怕他夜里忍不住去挠明天感染了。”


队医一看马龙拿手机拍下来的伤口,根本不是什么大毛病。


他记得马龙是胃疼时候生生熬了一宿自己熬过去的人。


而且马龙还怕黑,大晚上的穿过整个走廊,不知道他怎么给自己壮的胆。


这么想着,就看到张继科走过来了,手里拎着一双拖鞋,可能是腿上咬的确实有些疼,走路时一脚轻一脚重。


“马龙,穿鞋。”张继科把拖鞋放到马龙面前。


马龙拉着张继科和队医说:“就是这样的,今晚就上药什么时候能好?”


“真没事。”张继科说。


“是没事,”队医也说,“马龙你怎么也一惊一乍的,和小队员似的。”


“可是继科难受啊。”马龙紧紧皱着眉,好像是他受了什么伤。




张继科外号叫藏獒,其实心很细。


很会照顾人,特别对弟弟们,更年轻点的队员都叫他“科哥”,亲切又威风。


偏偏在马龙面前他好像忽然生活无能了。


“龙我衣服呢?”


“龙,这个怎么加热?要打开包装吗?”


“龙我没带纸,你撕我一页做笔记。”


“我不想去食堂了,龙你给我带个饭吧。”


说话时候懒洋洋的,一点求人的样子都没有,好像理所应当。


马龙更理所应当,反而是张继科不找他而去麻烦别人的时候,他心里更空落落。


有一次许昕和他说:“我的师兄啊,你能不能别这么哀怨地看着我,老张就管我借了一支笔,就一支笔,不是跟我领证了。”


从那之后马龙都在包里放两支笔。


继科,我这有什么什么。这句话快变成口头禅了。


也不知道是他总备着张继科需要的东西才使得张继科总找他,还是因为张继科总依赖着他才让他自愿自觉地做了张继科的生活管家。




张继科也照顾他,特别多时候。


但大多是只有他们才知道的时候。


队员们其实大多数时间都在一起,彼此的长处弱点都很清楚,但张继科比谁都看得透马龙。


马龙心思重,善良,但不够坦荡,重负卸不下,潇洒不起来。本性还是个男孩子,容易活泼开朗,也容易深陷情绪旋涡。


张继科都懂。他也有办法。


人前张继科爱逗马龙,看到什么可乐的事情就先趴他耳边说,马龙总是乖乖顺着他说的方向看去,笑得眼睛弯起来的时候又总会再回头看他一眼,笑眼里余波就荡起来,把张继科一圈圈围住。


有时也忍不住动手动脚,捶捶他的肩膀,捏捏他的手腕,顺一顺刘海,捻下睫毛上沾上的东西。


马龙都不会躲,很安静地随他去,多数时候也会不自觉地笑出来。


大家都觉得是张继科在闹马龙,只有马龙知道张继科是在安慰他。总能一眼看破自己在不安的这个家伙,也是总在第一时间用这种方式送来安心的人。


我在这儿呢,马龙。


知道呀,继科。


只有两个人在的时候,马龙更放松,张继科就更放肆。


他们都不太会喝酒,但马龙比张继科爱喝一些,有时候喝得多了,就是张继科照顾他回去。身上带着一点酒气的,软绵绵的马龙这时会完全趴在张继科身上,听他说自己重死了,然后吃吃地傻笑。


张继科有时嘀咕:“这让人看到了可怎么办。”可马龙在他耳边“继科儿继科儿”,他就忘了这个“可怎么办”。


随便了,马龙开心就好。


马龙当了队长之后,张继科比他还维护着队长的架子。以致于马龙主动说喝醉了都是继科送他回去的时候,张继科还有那么几分吃惊。这个傻龙,怎么就给说出来了,多损他面子。


有时肖指导的指令都没用,但凡是马龙说的加练加跑,张继科总是第一个闷头去做的。


有次马龙和他说:“谢谢你啊继科,其实也没差几个数就该是你的。”


张继科觉得好笑,说:“跟我说这种话,你是不是有病?”


过了一会儿说:“虽然我不是队长,但队长是我的。”


马龙眨着眼睛想了半天,忽然不自然地咳嗽起来。




张继科的偶像是陈玘,因为陈玘打球狠,球风飒,场上还敢飙。


但陈玘最喜欢马龙,大概他们这种性格锋芒毕露的人都更偏爱马龙这样收着的。


和马龙分到一个宿舍后,陈玘很高兴,当晚就请小兄弟去吃饭了。


马龙之前和他就熟,但也很少这样亲密过,趁陈玘兴致最高的时候,马龙鼓起勇气地掏出笔记本说:“玘哥,你给我签个名吧。”


陈玘“噗嗤”一下笑了,说龙仔你搞哪出呢?我怎么不知道我是你偶像啊?


马龙说:“不是的,是继科偶像,继科可喜欢你了。”


继科?张继科?


那时候张继科都不是重点培养对象,也还没和陈玘成为同门,陈玘对他有印象,但不是太深。


“那个也回过省队的小子是吧?可以啊,连这个都学,看来是真把我当偶像了。”陈玘说着,给马龙签了一个名。


马龙一下如释重负地笑了,说着谢谢玘哥,小心把本子收进包里,然后痛快吃了好几口肉。


陈玘这才知道他盘算了这事一晚上,饭都没好好吃。


那时陈玘只觉得马龙真逗,和张继科小哥俩感情不错。却不知在以后持续了很久的和张继科的马龙争夺战这就已经打响了,而他还一早就输透了。




张继科是个很赶时髦的人,但意外喜欢听些老歌。


马龙不同,马龙看着是个乖乖仔,却喜欢听蔡依林,老早就喜欢,一个穿着运动衣的小男生哼着“Sweet sweet love”,也够让人想笑。


马龙还特别支持周杰伦和蔡依林的恋情,从新闻上看到他们感情结束的那天马龙闷闷不乐了好久,张继科逗他半天他也不说话,直到张继科佯装生气起身就要走的时候马龙才抬头说了一句:“继科,我觉得我都要不相信爱情了。”


张继科一下愣了,心里咣当一下压上了一块石头,磕磕巴巴地说:“说,说什么呢。”


如果是现在的张继科,一定会挑着眉,压着嗓子说:“你不相信爱情,我允许了么?”可当时的张继科不会说这种漂亮话,只能笨着舌头,然后坐在马龙旁边跟着闷闷不乐。


怎么就不相信爱情了呢。


那我怎么办啊。


倒是有一次,马龙听了首老歌,粤语的,他不太会唱,去网上抄了拼音,跟着哼。


张继科趴在床上看书,听马龙念经似的一会儿一句,唱得谁也听不懂,觉得好玩,就凑过去。


马龙分了张继科一个耳机:“你听。”


张继科听了一会,说:“听不懂。”


马龙把抄下来的歌词拿给张继科看,谭咏麟的《无言感激》,真的不知道是多老的歌了。


“心坎中无形的郁结,也有热泪想下垂,却倒流,换上血汗水。”


马龙用不标准的粤语,不标准的调子,跟着哼了这一句。


“好奇怪,就感觉唱到心里去了,继科你能懂吗?”


张继科点点头,说:“挺好听的。”


你的话,我当然懂啊,我太懂了,比谁都懂,比你懂你自己,也比懂我自己懂你。


然后张继科眼睛往下瞄歌词,瞄到了一句“岁月无声消逝,讲一声真爱你”。


他不懂得这一句要怎么唱,但也不太担心,反正马龙也不是很听得出在不在调子上。


他就静静等着,等耳朵里的音乐唱到这一句,然后要跟着哼出来。



评论

热度(2235)